这两天,百度起诉粉笔网CEO张小龙和自媒体“酷玩实验室”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引起大家对自媒体被起诉的热议

据悉,这次诉讼源于百度参与投资的“作业帮”平台被指恶意诬陷竞争对手“小猿搜题”。昨天,百度将“小猿搜题”母公司粉笔蓝天科技有限公司CEO张小龙、自媒体“酷玩实验室”诉至法院,要求张小龙赔偿1000万元,“酷玩实验室”赔偿500万元。

对此,张小龙发表微博回应,1000万中等意思,并有意在法院直播。随后又针对此事发了多条微博,并将一介绍公司的微博置顶


而另一被起诉对象“酷玩实验室”则发布《我就是那个骂百度的公众号。百度向我索赔500万,但是我没有500万》一文(想看全文的哈友可以自行去搜狗微信搜索上面的标题)

称“不是故意要骂百度的,怪只怪百度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并表示自己没有500万





该文章出来后,不少人转发到朋友圈,指责百度作恶该有此报,大公司总想杀鸡儆猴:


也有人认为“酷玩实验室”这是炒作行为,既然选择了起《百度命令员工侮辱地震灾民,向儿童传播色情信息,为了钱还有什么做不出来》这样哗众取宠的标题,就该准备好承担责任


▲图片来源网络

此外,还有用户表示,这个公众号造谣并非第一次,有不少文章未经证实,但以确凿口吻去写


上面说的小猿搜题的事情,下面是酷玩发表的事件回顾

原本这只是一个
供中小学生搜题的工具
辅助学生学习用的

然而,在几天前
却有不少微博大V在网上曝出
小猿搜题中有诸多不良内容
涉黄信息、荤段子
教唆学生写小黄文
甚至还有约炮信息
严重影响了学生的学习

仔细一看他曝光出来的内容
还真的是少儿不宜啊
在小猿深夜间中
不时有一些
“在学校小树林遇到过什么特别经历”
这样的问题
回答也是少儿不宜




事情还没有结束
8月10日
中国教育网出现了一期视频节目
批评小猿搜题里面的跟帖
极不健康、少儿不宜

视频中有一个“李先生”
他说自己的孩子以“刷题”为由
每天晚上玩手机
第二天却精神不佳
他“突袭”之后才发现
孩子在看这些涉黄、色情内容
遂将手机没收

然后小猿搜题就通过发帖人查到了他们的手机号,IP地址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两台手机的设备号
结果发现
这5个IP全部来自他们的对手
百度作业帮的办公区域


小猿搜题随后又调查了
接受采访的所谓“家长李先生”
结果发现
这个家长李先生
是百度作业帮的员工王某

百度作业帮的员工们
曾在06年07年就用这几台手机
登陆了数百次小猿搜题
那个时候用的都是办公室的IP
这段时间他们用同样的手机
用了虚拟的号码和IP
登陆小猿搜题发布色情信息

发布约炮信息的是他们
借地震侮辱灾民的也是他们
。。。。。。

他们自导自演了一出大戏之后
再拍摄虚假新闻
跟着让微博大V曝光
制造舆论攻势


百度作业帮知道了以后
他们发布了一个声明
说受到了某同行无端的攻击和诬告
试图对作业帮进行抹黑
损毁作业帮的品牌声誉


随后酷玩实验室乘胜追击,写出另一篇爆文:
《我犯的错,我认。百度你犯的错,你敢认吗?》。



有支持酷玩准备为他们众筹的人,自然也有觉得他们这波不亏的人

以下观点来自公众号: 职业门CAREERMEN、三表龙门阵

首先承认资料来源于网络二手。一手资料来源于小猿搜题,并且从头到尾都是小猿搜题自己在做有罪证明,但这些证据过于主观,没有任何第三方以及客观的证据存在。在法律上,这些证据的证明力度不够。双方当事人都还没有起诉,这件事就莫名其妙被酷玩变成了实锤

既然承认自己无法证明
百度员工故意在小猿搜题投放色情内容
却又让百度承认投毒小猿
这是什么逻辑= =

《我就是那个骂百度的公众号。百度向我索赔500万,但是我没有500万》中把百度一个大巨头和个人小姑娘做对比,然后再把百度那点破事重新翻一翻、晒一晒彰显出姑娘的无助和气愤。

有种我跟你谈法律,你跟我谈道德的感觉

百度起诉酷玩实验室是一件公司对公司的行为,和你一个小编辑没有直接关系,为啥总想入戏,把这个索赔揽到自己身上来?

坦白讲,如果我作为「这届百度公关」也是要告它的,这样可以稳稳命中的「活靶子」岂能放过?有人说企业不该告自媒体,有点欺弱霸凌。但是,就事情说事情,就法理说法理,有自媒体如此「泼脏水」,告你是本分,不告你是不一般见识。

我越发觉得真的很难跟公众讲逻辑,譬如百度做过恶,不代表它事事恶,不代表它不能维护自己的名誉权。然而你很难把这个道理和一部分网友说通。最难的是,你如何不觊觎消费大众情绪就能轻易而来的流量,只问事实不问情绪。如果有做到的,那我竖起大拇指

所以看到这里

分享到:

蘑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