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工友被砂轮片割伤了手臂,然后我陪他去一小诊所治疗,到了那大夫先用镊子啥的清理伤口的脏东西,把坏肉也割下去,然后倒双氧水消毒上药,再然后打了一针麻药开始缝针,当时工友抬起那张疼的已经扭曲的脸问大夫:“大夫,你这治疗步骤是不是搁反了?”大夫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麻药打的有些晚了,其他的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