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坐公交车回家,遇上一位挺年轻的小偷。掏我旁边男人的包掏了半天。我终于看不下去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悄悄的和他说:别掏了,这人没钱。他用一种特别惊讶仿佛好像是同伴的眼神看着我,问我:你咋知道?我说:我能不知道吗?他是我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