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藕断丝连”造句,儿子苦思冥想了一会儿说:“藕断了丝还连着。”我说:“这不行,哪能拆开用。”儿子继续苦苦思索,过了一会儿痛苦地说:“我今天不会造句,请妈妈不要把我打的藕断丝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