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鸡汤

关注
贴子数:94

在这里,心灵鸡汤不再是一杯简单的鸡汤,而是通过一个个的心灵鸡汤小故事给你一种别具一格的感受,用心体会这一段段的心灵感悟,感受鸡汤的温暖。

讲一个和“心灵鸡汤”有关的笑话

印第安人西雅图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的信

总统从华盛顿捎信来说,想购买我们的土地。但是,土地、天空、河流……怎能出卖呢?这个想法对我们来说,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正如我们不能说新鲜的空气和闪光的水波仅仅属于我们而不属于别人一样,又怎么可以买卖它们么?
这里的每一块土地,对我的人民来说都是神圣的。哪怕是一根发亮的松针,一块砂砾的海滩,一片林中的云雾,一颗清晨的露珠,还是一只鸣唱的小鸟,所有这一切,在我们人民的记忆和现实中都是神圣的。
我们熟悉树液流经树干,正如血液流经我们的血管一样。我们是大地的一部分,大地也是我们的一部分。芬芳的花朵是我们的姐妹,麋鹿、骏马、雄鹰是我们的兄弟,山岩、草地、动物和人类全属于一个家庭。
大河小溪中闪闪发光的不仅仅是水,那也是我们祖先的血液。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你们必须记住:土地是神圣的。清澈湖水中的每一个倒影,
(展开全部)

喜悦之后

活在当下让我们体验到了的宁静和喜悦,然而现实会冷酷地把我们重新带进生活的压力和恼人的关系中。面对现实,头脑旧有的思维模式、情感模式以及知识、记忆、经验、判断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运转,宁静和喜悦不再出现,仿佛一瞬间我们从山顶滑入了深渊。
我们忘不了曾经有过的喜悦体验,我们不喜欢眼下的烦恼和困扰,我们时刻想要找回那个喜悦的自己。我们曾经以为一旦体验到了当下的喜悦,生活就会变得快乐光明。然而面对现实,我们才发现喜悦很难将烦恼置换。我们认为是现实让我们出离了喜悦,我们不喜欢这个现实,然而我们却无法逃避这个现实,因为在这个现实中,我们有着太多无法推卸的义务和责任。
我们是否知道,当我们为现实苦恼的时候,曾经的喜悦已经成为了头脑中的一个记忆,而对这个记忆的渴望又成为了内心的一份执著;我们是否知道,当我们想要找回那个喜悦的自己的时候,那个喜悦的自己已经成为了自我的新的身份,它让我们否定现
(展开全部)

爱是无法被失去的

爱是生命本源,爱是存在本身,只有在单纯的爱情里爱才会显现。人间的爱情本应是单纯的,可遗憾的是,这种爱情中掺杂了太多的欲念和渴望,掺杂了太多的因欲求而来的情感悲伤。欲念和渴望来自头脑的思想,本是留存在头脑意识中的记忆,由于我们看不清头脑的本质,被欲望牢牢控制,使爱在欲望的爱情中被深深地掩埋起来。活在头脑中的我们不知道,我们的爱情关系不过是头脑与头脑、记忆与记忆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我们从未真实地看见过对方,我们彼此所看见的只是自我头脑中的那些情感记忆。我们所爱恋的并非是真实的对方,而是头脑中的那些情感记忆,也就是说,我们所爱的其实只是我们自己。我们在对方身上看见的种种美好,不过是情感记忆在对方身上的投射而已。
欲望中的爱情所追求的幸福和痛苦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它们只是头脑制造出来的意识幻象。幸福和痛苦因意念而生,当导致幸福和痛苦的意念不在时,幸福和痛苦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幸
(展开全部)

放任意力

在西方国家,抑郁症常常被称为“心灵感冒”,意思是说抑郁症像伤风感冒一样,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在我国,对抑郁症的预防和治疗还不够重视,对抑郁症发病前的征兆也认识不足,常常是在发生自杀行为等意外事件后才知道是抑郁症,更不知道有什么防范措施。
心理健康知识在中国普及率较低,人们通常认为所谓疾病,无非是心肝脾肾胃肠及血管五官等处的病变,而对精神疾病的认知度相当低。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不少都市人在压力下患上或轻或重的心理疾病,但由于缺乏常识,很少主动就医。周围人也因为缺少相关知识而多报以冷漠,以为是“小心眼”,“想不开”,“思想狭隘”等等。这种氛围尤其使这类人群备感无助,讳疾忌医,长期遭受病痛的折磨而无法自救,近年来媒体对此类悲剧也时有报道。
心理健康及心理疾病的治疗与康复一直是我关注的领域,也写过几本书,常有读者写信与我探讨这方面的问题,讲述他们受到的身心困扰。这里,我特
(展开全部)

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

疾病在身体上的反映
命运学、姓名学、风水学、命相学等等玄学当中有很多种门派,各自有各自的道行,有各自的研究生命的渠道和突破口。这确实很玄妙,没学的时候觉得玄,但是学了之后也觉得每一件事情都是合理的。命相学当中重要的一点是气色,我们通常说看这个人白里透红,满面红光,所以中国人就以为红是健康的气色,事实上气色当中有很多细致的分别。一个颜色在不同的位置,还有颜色上微弱的差别,那结果就是天壤之别,里头很细致的,事实上也是很科学的。五官代表着生命的全部,每一个位置代表着身体的局部。
眼睛发黄是肝胆不太好,那要是鼻子发黄呢?一个说法是发财,五官实际上称为五岳,中岳发黄就是发财。从身体上来说鼻子代表着属于胃的部分,假设你身体在正常情况下这些天突然鼻子上出现一些斑,或者哪怕有持续几天,可能你的胃、你的消化系统有障碍。我小时候身体非常差,那个时候鼻子上就有很多斑,到二十岁以后
(展开全部)

生也容易活也容易生活不容易(因为生活贵在求质量)快也简单乐也简单快乐不简单(因为快乐需要修养和境界)

心灵的富足是一种美,这种美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是一种把生命融入诗意的壮举。
生命最大的满足就是心灵的富足,人的任何追求都应该以追求心灵的富足为最终目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去追求物质财富、七情六欲,但任何对于物质财富和欲望的追求都应该回归到心灵富足的层次才有意义。在我们有了足够的食物、衣服和躲避风雨的住所之后,任何追求如果没有更高层次的意义,最终将会归于无聊和空虚。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在物质过剩的时候,我们便会变得十分腻烦和不知所措。酒喝得太多了会吐,饭吃得太多了会肚子胀,肚子里油水太多了会胖,人不需要劳作了会生出很多富贵病。
人类的很多疾病都源于物质生活的过剩。当我看到一个肥胖的人牵着一条肥胖的狗从路上走过,我不仅为人感到痛苦,也为狗感到痛苦。它本来应该健
(展开全部)

人应该怎样安放自己的灵魂

我们每个人来到世上,目的都是为了享受,享受就是享受生活,享受生活就是享受生命给我们带来的时间。我们可以让时间给我们带来财富,也可以让时间给我们带来快乐。用时间换财富,看起来是我们每个人的追求,但结果不一定给每个人带来幸福,如果我们能很好地经营时间,生活就会丰富多彩,因此生命也就五彩斑斓。
人与人之间要达到和谐快乐就必须保持自己独立的空间,在这个空间中你可以支配自己的时间支配自己的感情,你既不被教条束缚也不能毫无约束。既能张扬自己的个性,发挥自己的特长,又能顺从社会秩序。我们的幸福首先来自于周围离自己最近的东西,阳光、空气、时间都在默默无闻地为我们的幸福时刻奉献着自己,我们周围的人也在有意无意地为我们的幸福做着各种贡献,只是有的东西我们习以为常,熟视无睹。有的东西虽然我们享受着但还怨恨着,总希望周围的一切为我所用,都应该符合自己的需要,但事实永远不会
(展开全部)

人生,由谁安排?

因为一些事情,我忽然想写些文字,说说我的父母,说说父母面对我们姐弟三人婚姻家庭问题时的态度;说说人生,说说人生由谁安排。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常常会以曾经的书香自豪,但本身的处境依然是靠那几亩薄田度日,自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了。
对于出身,我从不讳言,从来不会觉得农民有什么不好。小的时候,不知道父母的用心,直到初三,我还想着回家分几亩地种种,然后娶妻生子,了此一生。
父母对子女的爱,常常会着眼于未来,希望子女们以后能幸福安逸地生活。所以,我们的人生,小时候就是父母安排的。父亲的愿望,就是培养个读书人出来,以振衰落之门庭。所以,我们姐弟三人的读书,那时在家里是第一位的。家里再忙,只要是读书需要,什么都可以不做。我小时候,喜欢耍小聪明,常常借口写作业躲避劳动。
父亲对我们的学习很关心,偶尔还会自己到学校去向老师了解情况。
(展开全部)

《大家》—— 叶嘉莹先生

不久以前,我还是个学古典文学的学生,整日家与诗词为伴。今天,我已混迹于职场,每天全是名利过眼。当做事时,忘记了一切,倒不觉得时光的漫长;闲暇时,人生之繁琐,让人难免不生感叹。
昨天,看了央视的栏目《大家》,采访的是叶嘉莹先生。叶先生的书,我没有细读过;叶先生的人生,我也没有详细了解过。所以,不敢枉论。
其实,知道叶先生是很早以前的事。《迦陵论诗丛稿》、《迦陵词》《迦陵论词丛稿》《迦陵文集》等,都有人推介给我。我那时读书,有一个念头,从原著起,参看古人注解,读得几分是几分,决不看清代以后的论述。所以,很早便在图书馆里信手翻阅过叶先生著作。
对叶先生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网络上看她在国家图书馆的讲座。具体内容是什么,记忆已经很模糊了,但是,那抑扬顿挫的诵读,那神采飞扬的表情,那急徐适当的节奏,那舒缓的语气……常在我的耳畔,常在我的眼前。
昨天
(展开全部)

细说人生八苦

这几天,不知在忙什么,对这一片园地有些冷落。冷落是冷落,每日还会上来看看。

农夫耕种,视园田如子女,时时在意。身染病痛,虽不能力作,还会去田边走走。

我曾作诗有句云:“插秧春日计,收稻秋时猷。徒羡先生柳,欲扶耕者耧。”就是对田家春种秋收、闲静自然生活的向往。为什么会有这种向往呢,就是因为我对农事稍知一二,所以能体会到庄稼人对田地、对苗木的情感。这种向往是发自内心的么?如若真让我到田间耕作,我能坚持多久?我的回答:不得而知。这是我内心的矛盾,是天人交战。再说田家,他真的就那么快乐么?不见得。田家有田家之乐,也有许多苦楚。

矛盾的我,苦乐交替的田家,都会有烦恼。

烦恼生,苦亦随之来。

此之谓人生。

佛家对人生看得透彻,把人生之苦分了类,谓之“七苦”或者“八苦”。七苦是什
(展开全部)

生命的声音

人生是一种旋律,令命运的音符为之跳动;生命是一篇乐章,以人生的旋律去创造悠扬。
旋律不尽是欢乐雄壮的,更有忧伤低徊。激情澎湃时,当一切的美好嘎然而止,剩下只的只会是一串莫名其妙的呻吟。
曾在生命的琴弦上弹奏过,在生命的土地上播种过,我的歌声没有停止,我的土地没有荒芜。
生命不是一张没有价值的白纸,不是一张永远旋转的唱片;青春不是不老的容颜,爱却是个永恒的故事,如白色芦苇花承载着希冀的轻舟,荡漾在优美的生命里……
你看那明媚的阳光下,芦苇花起舞的地方,掩映在歌吟里的不分明是生命的声音吗?
十二年前的秋天,病榻上的妻已高度昏迷处于弥留之际。住院处大门外一株硕大的法国梧桐在风雨中摇曳,树下,我点燃一只劣质香烟,给迷迷瞪瞪的脑子提一提神。突然,一片落叶砸在我的头上,继而滑落到肩上,旋即飘落脚下。弯腰拾起这枯黄的落叶,端详着
(展开全部)

意识与无意识

人的意识有多个层次,一般而言,我们毕其一生只能触及两个层次:一是显意识和潜意识,由于它们来自头脑的知觉和身体的感觉,因此可将其总称为头脑意识;二是当下意识,它来自头脑意识活动静止时心灵的觉知。头脑意识是最低层次的意识,但却控制着我们日常的思想、情感和行为。
除此以外,我们还会说到无意识,如无意识中做了这个,无意识中做了那个等。虽然经常说起无意识,却少有人去究竟无意识的真正含义。有人认为头脑意识是人唯一的意识,以此推断无意识是头脑意识活动的停止,通俗讲就是“想都没想就做了”。
然而,无意识并不是头脑意识活动真的停止,而是对头脑意识活动缺少觉察所产生的一种错觉。在无意识的背后,往往有着许多意念、情绪的细微反应。只是由于这些细微反应难以被觉察,才被我们看成了无意识。所以,无意识其实指的是无当下意识,它依然是头脑意识的一种反应。
头脑意识是分别心的同义词,而分别心则是一切无明产生的
(展开全部)

恐惧下的执著

你最珍惜的东西,也就是你最放不下的东西,也就是你最恐惧的东西。当你最珍惜的东西被伤害,你会感到自己在受着伤害;当你最珍惜的东西死掉,你会觉得自己也在一起死掉。在不知不觉中,你已成为了那个最珍惜的东西,你就是它,它就是你,你被你所珍惜的东西牢牢控制却完全不知。
也许对你来说,你所珍惜的并不是一个有形的东西,它可能是你的某个心灵体验;或者是你的某种情感和感受;或者是你研究出来的心灵成长理论,发明出的某个健身疗法;或者是你的某种人生境界、某种心境、观点、信念、神通等等。然而,无论你所珍惜的是有形的,抑或是无形的,这些东西的背后都有着你深深的恐惧。因为恐惧,它们成了你放不下的执著,成了你发现真实自己的障碍。
在心灵成长层面,这种由恐惧带来的执著现象几乎随处可见。君不见,有的人时刻不忘自己是一个修行人,狂热于做一个所谓的荷光者;有的人痴迷于通灵得来的各种信息,幻想着救世主的降临;有的
(展开全部)

虚妄不真的你我他

如果有人问你会不会区分你我他,你大概会觉得这个问题提得好菜。你会说,我从小就会区分你我他,我也知道每个人都会区分你我他。这个东西是我的,那个东西是他的;这个想法是我的,那个想法是他的;高兴的是我,不开心的是他等等。你会说,这种区分十分正常,像吃饭喝水一样,它是人的一种本能。对很多人来说,区分你我他的确已成了一种本能,如果没有了你我他,我们会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们在哪里,要到哪里去。也正是因为我们太熟悉、太习惯了这个本能,所以我们很少能再记得,这个本能其实并不是我们生而有之的,而是出生后家庭和环境教给我们的。
如果我们去留心一下,就会发现一两岁的孩子其实是不会区分你我他的。大人们教孩子说话,一般都是从让孩子叫爸爸妈妈开始,希望让孩子知道在他们之外有一个不同于他们的爸妈。在孩子成长中,大人们会告诉孩子,这个玩具是你的,那个玩具是他的。如果孩子想要什么就教他们说“我想要”
(展开全部)

点亮心灵的光

蜡烛,可以为人们带来光明,也可以寄托心中的情思、祈福和祝愿。如果在静静的夜里点起一盏蜡烛,烛光会让人感到温暖和踏实。如果许多人围聚一起手捧蜡烛冥想祈祷,相同的情感就会感染并渗透每个人的内心。正因为蜡烛具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效应,所以人们常把它作为一种象征在各种仪式里使用。
当点亮并凝视烛光,很多人会开始默想并产生出情感上的反应,也许是在祈求;也许是在祝愿。祈求和祝愿是一种情感的投射,投射中的意念、思想和情绪,反映着内心的欲求和不安。有人也许会说:点蜡烛时没有想太多,只是单纯的喜欢。没想太多并不等于没有去想,即使真的没有去想,我们又何曾觉察到那些隐藏在潜意识里的意念和情绪?那些潜意识里的意念和情绪又何曾停止过对我们的影响和控制?
人的潜意识里始终有着渴望“认同”与“被认同”的意念和情绪,当这些意念和情绪被某个象征唤醒时,特别是当很多人被一起唤醒时,就会产生出强烈的情感共鸣,使在场
(展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