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四次元的哈哈(102)

严顺开去世了,好想让侯跃华,张继科,范冰冰替你去死。

王思聪一会骂这个,一会骂那个,建议它应该多多捐钱改善监狱条件,将来一定会惠及自身。

有新闻某人长的象祁厅长被打,呵呵,对我们这些有点岁数的人来讲,许亚军永远是我们心中的伯爵。岁月这把杀猪刀对女人狠的多,那时青涩的宋丹丹已是老奶奶了,伯爵只是成熟了点。

知道人们为什么不放过白百合,原谅了姚晨,因为翠平太不容易了,孙红雷一去台湾就不回来了,翠平在家又要带孩子又要种地。

中世纪欧洲,贵族家的女眷遇到难堪的场面会假装晕倒,以避免难堪。
在印尼屠华的时候,印尼杂种会让华人看着自己的妻女被糟蹋,这时他们也都会效仿贵妇晕倒。但最后也难逃一死。
有个山东小孩遇到类似情况没有晕倒,奋起反抗。被判了无期。呵呵。我想最后可能会改判防卫过当,给个缓刑,我觉得这孩子将来应该多生些孩子,给华人多留下些有种的基因。

昨日豆瓣、猫眼已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猫眼69位专业影评人已经接到通知,专业影评入口将要调整。
不让骂那个半封建半资本主义的执政也就罢了,连电影也不让骂了,看来以后只有辛苦中国男足了。

陆媒说兰蔻用港独艺人何韵诗遭大陆抵制,母公司欧莱雅股价大跌,损失若干亿。港台媒体说,兰蔻弃用何韵诗遭全球正义人士抵制,股价大跌,损失若干亿。实际呢,只是欧洲股市大跌,欧莱雅只是随大流而已。

孟非有点不懂装懂,有个日本人姓二反田,黄磊说就是因为祖上家里有块地才会叫这么个姓,孟非立刻说是二反田又不是二亩田,其实反就是日本的土地计量单位,黄磊怕他难堪,没再往下说。
有个女嘉宾叫魏东琳,孟非叫人家回去问问是不是魏东亭的后人,魏东亭不过是作家以曹寅为原型编的名字。
这些都不过是多看两本书就不会不知道的事情,可孟非恰恰喜欢卖弄这些,贻笑大方。

看了娄烨导演被禁的影片颐和园,里面一众演员纷纷为艺术献身,女主几乎是见人就上,而且反应了天安门的那个春夏之交,不被禁才怪。而我的观后感却是女人对感情的歇斯底里太可怕了。

关于新婚抄党章被吐的一塌糊涂,可我看了一下,就那么几行,就算党章总则也不止那一点,倒是更像入党誓词,把入党誓词里的党改成老婆,其实在新婚夜是很应景的。
xxx于x年x月x日在此以至诚加入中国***,愿永久遵守下列誓词:

遵守党纲党章和纪律。(遵守老婆制定的一切纪律)

绝对忠实为党工作,永不叛党。(绝对忠实为老婆工作,永不背叛老婆)

保守党的秘密。(保守老婆的秘密)

服从党的一切决议。(服从老婆的一切吩咐)

经常参加支部生活和活动。(积极主动参加夫妻生活)

按期交纳党费。(按期交纳工资)

如有违上列各项,愿受党的严厉纪律制裁。(如有违上列各项,愿受老婆的严厉制裁

我更愿意相信他们写的是这个。

以前对官方报道还总是半信半疑的,经过这个春晚,我一点也不怀疑了。
聋子听哑巴说瞎子见到鬼了。

六岁的孩子大声问我:“爸爸,什么叫又想杀你又想睡你?”
“听谁说的?”
“电脑上那个讲围棋的叔叔说的。”
“杀你就是杀棋的意思,睡你,....啊,就是借攻击得利的意思。因为借攻击得利很舒服,睡觉也很舒服,这是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你理解就行,不要学他说话。”
过了一会,孩子又大声问:“爸爸,什么叫前戏?”
“这个,这个,啊,就是攻击前的铺垫。”
又过了一会:“爸爸,什么叫G点?”
“你给我把那破电脑关了。”
围棋TV的臭棋诊断室,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观众多数是孩子啊。

往年除夕,吃两个饺子,看两眼春晚是习惯,但今年被恶心了,一个开头都看不下去。找了部电影《深夜食堂》看完了,外面鞭炮声响成一片时还在想,老板怎么放那个女孩走了呢,我要是那个老板一定会给那个女孩更多更全面的爱。

看《欢乐喜剧人》,从头到尾也没笑出来,然后看了个关于台北女护士和北京女护士区别的短视频,却让我放声大笑,好艺术要来源与生活,不是几个人在屋子里生憋就能憋出来的。

看最强大脑,郭敬明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在证券市场国家自以为是盘古可开天辟地,可在别人眼里是儿童仅凭游戏机经验驾工程车上高速。

黄克功事件被拍成了电影,男猪脚是王凯,黄克功真要长的和王凯一样,被逼婚和枪杀的就应该是黄克功了。

这个货把别人都整哭了,自己一边犯二去了。

看《琅琊榜》,靖王下山搬兵,三个人却有六匹马,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一个镜头,但真是良心之作,大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