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轻小姑娘和一个师傅,两个人架着一个男的进了医院。小姑娘特别着急,带着哭腔说是她骑电动车撞到了这个男的,男的当场就被撞晕了,路过的师傅帮她一起把这个男的抬进了医院QAQ 老师赶紧安慰这个小姑娘不要着急,先把这个昏迷的男子安放到了床上。
老师当时年轻气盛,一开始自己不看,先让自己带的两个实习生去看,只见两个实习生在病人身边捣鼓了半天,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出来了,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emm……可能是……脑出血……emm………
老师一脸得意,洋洋洒洒走进房间,准备一展身手。那个男子的腿上划伤,其他部位没有明显受伤。怎么喊也没反应。老师自然而然地要去检查瞳孔,可是很奇怪,那个男子的眼皮怎么扒都扒不开,只见他的眼球在眼皮子底下咕噜咕噜地动,可是两眼皮就是紧紧的合在一起(´・д・)。老师当时脑子就闪现各种常见病,可是没有一个常见病里有眼皮扒不开这个症状啊。难道是其他罕见病或者损伤了什么眼部神经吗?
(展开全部)

我爸是警察,干刑侦的,我妈耳濡目染
小时候家教严,不准我玩电脑
你们说电脑那是多流行4399多好玩呀是不是(●°u°●) 」
于是我就偷偷的玩

第一回合
初次作案,年幼无知,一听到上楼的脚步声我就关电脑回房
我爸伸手探主机热量
。。。卒

第二回合
吸取教训后我开始预计爸妈的出门长短,掐准时间,提前关机,心里那个喜滋滋
我爸回来后盯着皮椅上菊花般褶皱的屁股印
嗯我又暴露了
。。。卒

第三回合
吃一堑长一智,我从卫生间搬凳子坐,远离该死的皮椅,心想这次真是不留一丝痕迹
但没想到近几天我爸有事没碰过电脑
于是,我爸盯着鼠标上那两个指印大小份外干净的圆,得到证据
。。。卒

第四回合
嗯我养成了只用三个手指头的握鼠标的使用方法,略带艰辛又兴奋的玩摩尔庄园
奈何我妈魔高一丈,出门前故意将一件小物品放在鼠标垫上
天真活泼灿烂可爱的我移开它就开始嗨皮
。。。卒

第五回合
……
第六回合
……
(展开全部)

我小侄女一岁左右,有一天晚上睡觉从床上摔下来了,当晚没什么事,第二天早上起来大哭不止,怎么哄都哄不好。家人赶紧送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毛病,让回家休息,但是不下地走路,也不让人抱,一抱她就哭。奇怪的是只有他舅舅抱不哭。

家里长辈说路口那边前天刚撞死个人,可能有怨气附在小孩身上,中邪了,带着小侄女和她妈妈去一个大仙家看看,大仙说确实是中邪了,让拿着黄纸去路口烧,时间地点方位要求十分严格。

烧了一次之后,第二天小侄女好了些,但是还是经常哭。她们就又去了一次大仙家。大仙说怨气太重,要隔几天再烧一次。

过了几天烧完小侄女又好了一些,但是还是烧了三次才不太哭了。家里人都说神奇神奇!

结果还是我妈发现了原因,小侄女摔下去的时候摔到了左侧的胳膊跟脚。不下地是因为脚疼。那为什么我们一抱她就哭呢?因为一般抱小孩都喜欢架着胳膊提起来,她胳膊疼一提就哭。那她舅舅抱怎么就不哭呢?因为她舅舅跟我们抱的方式不一
(展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