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少的仗还有个特点是没有纯文官、纯谋士,只有个人武艺强的武将才能混下去。就像打篮球场上只有五人对五人,有个球技很差的纯教练上场打、战术指挥得再好也是四打五会被人家对位球员当提款机打爆。人少到了一军主将个人武艺太弱都能拖累部队,对方想用斩首战术阵中掏心不用突破太多人就能挖到软柿子。连韩信孙膑这种只会指挥从没担心过亲自肉搏的谋士型武将都混不下去,更别说纯文官了。

战国时期的日本人怎么打仗?因为人少,就像织田信张这种牛逼的人物顶峰上洛的时候也就带五万兵,这在当时几乎是最牛逼的带兵数量了,通常的家臣出征带个五六千兵就差不多了,个别级别低的带一两千几百的兵打仗也是常事,耕地面积也小,所以诸侯之间特别在意农田,打仗的时候基本不会糟蹋田地,反正今天夺过来就是自己的,明天被夺走抢回来就是了,通常就会出现一片田地里,农民干着活呢,边上两派诸侯正在砍的你死我活,个别胆大的农民干脆就放下手中的工作,坐在田地另一侧看热闹,当然,可能因为作战的人少,场面有点像两派黑帮火拼罢了。

舅老爷的自卫反击战记忆就是:后方大炸B们听报点开炸,炸完也亲眼看不见战果。前方战士天天瞎穿插就是搜不着活的越军,只有等看完大焰火之后才能见着死的。最后发现这围观敌军尸体的仗是个人就能打,于是荣誉连队全紧急回国训练恢复状态,换他们这种连枪都没摸过几次的新兵上。有个连全是广西的新兵,在最前线连着大半年都没找到活的越军,有次紧急出动,推进到地方被当地越南百姓告状说他们一半人没背枪,一问嫌太沉本以为走几步就能回营,五十多条枪都留在十几公里的后方了,直接立功变记过。

公司有个五十多岁的看门大爷,是一个退伍老兵!平时天天和大家吹自卫反击战的故事!一天,下雨我出门办点事,就找大爷借伞,大爷拿伞给我后说,你要好好保管,用完了要退给我啊!这个可是用鲜血换来的!听完,我肃然起敬呀!肯定有什么故事呀!我问,大爷,这伞是您战友拖保管的吗?大爷一边看电视,一边幽幽的说到,这是我一零年献了400cc血,人家护士给的!我。。。

每一个在村头麻将馆被各路老头小孩吊打的战绩负债累累的天生赌皇,只要坚持屡败屡战,欠债翻倍虽败犹荣感动上苍,都早晚会遇上一个看好你能干翻世界级高手,愿意资助你偷渡澳门翻本的土豪。

我不知道在这个不知所措的年纪能够有什么,我只能够慢慢的跟着自己的心走,虽然不知道前方会发生什么,会有什么等待着我,当自己感觉到累的时候或许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身为堵图的我只有顶着心酸和压力,硬着头皮一路走下去,叔了那么多前,我不知道自己的前景会是什么样子的,这个时候我是多么希望能够出现奇迹。我不断寻找,不断渴望能够出现一个指引我的人,在我这迷茫之际能够给我一条正确的道路,幸好上天是眷顾着我的,我在贴吧遇见一个刘辰大哥【昵称】、的人,他这人异常的冷静,我想这是多年积累出来的情感,胜哥指出了我资深存在的问题,是玩堵大忌,我跟着他一步一步的走着,虽说用了四个月时间走了出来,可是这结果不就是我想要的吗。

以前公司一个老太太那性格跟老佛爷一样,生在战乱时代却根本不想开拓业绩,满脑子都想把公司所有资金都耗在她跟自己人宫斗上,下雨天大伙避雨她发现屋顶比她高、都能把屋子拆了然后挨雨浇了那脑子还想不明白因为啥、认定是谁在只谋害她一个的那种。最后挪用资金太多还没业绩被劝退,这两天发的朋友圈基本就是疯了

1894年甲午海战大清海军惨败。事后调查,天津军械局的书办刘棻私通日本间谍石川伍一出卖情报。旋即逮捕。9月20日审判决定将两人押赴刑场砍头处决。石川伍一抗议说自己是外国人,不能以中国法律裁决,清政府认为石川说的很有道理,应该与世界公法接轨,砍头确实有点野蛮。于是,“按公法用洋枪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