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人得了抑郁症你就得处处哄着他啊?我再强调一下我的观点,我同情你得病,但我不迁就你的行为,我说个笑话别人都能笑就你非得死不可我能怎么办?什么?你得抑郁症了,还是严重的那种?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脑门上写了你有抑郁症?我特么在你面前高兴不行,不高兴也不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去你妈的吧,要死赶紧死去!真不是瞎说,我有个亲戚就是严重抑郁症,全家族的人见了他干什么都小心翼翼的,我们开心不行,我们说话大点声不行,我们甚至放个响屁都不行,所有人可谓对其照顾有加,最后他还是偷偷摸摸找个鬼都找不到的地方自杀了,我们能怎么办?全家族的一致想法就是,他死要比活着好。

抑郁症是一种病,严重的会导致患者自杀,对于得上这种病整天闷闷不乐,吃肉不觉得香,做爱没高潮,感觉全世界都与TA作对暗自寻死的可怜人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我不建议你自杀,但你非得要死我也不拦着,我对你的病情和不幸表示同情,但我不会迁就你的行为,如果你的抑郁严重影响别人的生活和情绪,需要迁就你、包容你、你做错了事骂不得、说不得、罚不得、劝不得,甚至看你脸色一变站在阳台前别人就得肝颤,还要为你的情绪做出很大让步的话,那你去死吧,祝你下辈子拖生个快乐的人。

为了挣钱给弟弟治病和维持家计,秦玉瓶现在在砖厂一天要搬15000块、总重量约三四十吨的砖,繁重的工作量让她往日白皙细腻的双手变得暗淡粗糙。秦玉瓶觉得砖厂的活虽然累和苦,但这样既能在家门口挣钱,又能照顾弟弟及家里,很值得。“以后等我弟弟好了,我还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2016年6月13日,秦玉瓶没想到,这一天竟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当天晚上,比秦玉瓶仅仅小一岁的弟弟秦承洲发生车祸,被送进蒙阴县人民医院抢救,之后进入重症监护室。秦承洲被诊断为特急特重型颅脑损伤,并有多种并发症。如今,一年多过去了,秦承洲还是没有彻底清醒。

在这之前,秦玉瓶在上海毛戈平形象设计学校做彩妆讲师工作,一个月拿着一两万元的工资,过着年轻女孩该有的生活。但为了照顾弟弟,她毅然辞掉了上海这份高薪工作回到老家。

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秦玉瓶不用她的工资给弟弟找一个护工?“在钱方面,请一两个护工是完全可以的,但因为我
(展开全部)

点击查看长图

我叫林不放,是国内某一985新闻专业大学生。万万没想到,我来到了UC震惊部实习。

我通过面试,进入UC头条的视频组实习。这里的一切令我感到十分新奇,UC头条,这不就是震惊部大本营嘛。

嘿嘿,既然来了,那就要学一手震惊世人的好功夫。

我要做的工作,就是去合作的网站上找各种视频,然后在后台编辑好标题、标签、维度等参数后,推给用户。

哇,我要推出去的东西,可是面对着千万数量级的用户,也太刺激了吧。我每天坐在20层的高楼上,对着一台电脑,仿佛对着全世界,意气风发。我要把我见到的好东西都分享给大家。

我看到视频里有一位吹口琴的磨刀老人,我要把这样的生活态度分享给大家。推出视频后,后台所看到的点击率始终在4%上下浮动,一小时后,视频就因为达不到点击率标准而下架了。

我在看一个低俗的搞笑视频时,看完顺手就想关掉。在一旁看完的同事跟我说,“发这个,肯定效果不会差。”后来这条视频的点击率一个小时
(展开全部)

@陈生大王
因为说了对乐清女孩乘坐滴滴遇害事件的看法,我被网友评论私信追着骂了两天。现在热度过去了,那我再来补充两句不讨人喜欢的吧。

1,社会是分层的。不是我分的,是现实分的。所以请不用骂我。大部分底层男性,知识财富眼界娱乐样样匮乏,只有自尊和性欲爆棚。没什么可失去,也没什么好在乎,违法成本低,相对更容易激情犯罪,更容易发生人身侵害行为。这一点有兴趣的人去看看犯罪率的数据就知道。也可以想想那些城中村破烂网吧里的青年,街头随时都可以斗殴的中年男人。

2,不是人渣聚集在一起变成了滴滴司机,也不是当了滴滴司机就会变成人渣。大家呼吁不要用滴滴。卸载了滴滴,隐藏的人渣并不会原地爆炸。他们会汇入人海,变成站在你门口的外卖员,酒吧里和你搭讪的路人,看着你自拍心里想“穿得这么骚是不是想被日”的网友。人渣不会因为滴滴关闭而消失,真正的议题是社会的防御系统应该怎么建设。

3,滴滴公司难辞其咎,但是关闭以
(展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