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pie的哈哈(93)

一个克格勃问另一个说:
   -你对我们的现行制度怎么理解?
   -和你理解的一样。
   -那么,以我的职责就必需逮捕你!

两个孩子在柏林墙两侧对话。
西德孩子炫耀说:我们有巧克力。
东德孩子不屑的说:这有啥,我们有社会主义!
西德孩子不甘示弱的说:如果我们想要,我们也会有“社会主义”的。
东德孩子嘲笑到:如果你们有了社会主义,那你们就不会有巧克力了。

莫斯科的苏共决策层拒绝将一笔经费补贴给学校,
而拨给了监狱改善牢房居住环境甚至给每个房间配上了电视。
面对质问此事教育部长解释到:“难道我们会在学校里渡过自己的残生吗?”

一个克格勃把一个捉来的人带到了上司那里报告:“这家伙的思想非常特别!”
上司问:“他说什么了?”
克格勃回答:“就是因为大家都在赞颂社会主义伟大成就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说,
我才把他逮起来了。”

外国记者问苏联人:“你们在什么场景中最能联想到‘言论自由’?”
苏联人回答:“在意识到沉默的必要性时。”

苏联爱国主义者正在慷慨激昂的发表演说:
“国外报刊上似乎流行一种说法,说万有引力定律是英国人牛顿发明的,
但是事实上,远在牛顿还没生出来之前,这个定律就在俄罗斯大地上发挥作用了。
所以荣耀当属于伟大的俄罗斯!”

一位女歌手在演出之前接受采访时,就十分肯定的预测自己的演出将非常成功,
记者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女歌手说道:
“他们不会有人不认真鼓掌的,因为我将演唱歌颂总路线和斯大林同志的歌曲。”

一个苏联人认为自己疯了,就跑去咨询精神病医生,
“大夫,我觉得自己得了精神分裂,因为我想的是一个,说的是一个,而做的又是另一个。”
“同志,就目前的环境而言,这只能证明你是一个完全正常的人。”

外国游客问:在苏联有通信检查吗?
苏联人答:没有,我国是保障通信自由的,但是具有反苏内容的信件我们不寄送。

二战结束后丘吉尔在国内竞选中失败,
斯大林嘲笑丘吉尔说道:你保卫人民打赢了战争,人民却罢免了你;看看我,谁敢罢免我!
丘吉尔平静的回答说:我保卫的就是人民拥有罢免我的权利。

一个苏联人被要求必需去投票站参加民主选举,
来到投票站之后,工作人员给了他一个已经写好了名字并封好了的信封让他投进投票箱,
苏联人好奇的想打开看看,但立即被厉声禁止了,
他不解的问:不是“民主选举”吗?我为什么不能看看选了谁?
工作人员回答到:你是来执行“民主选举”里“民主”那一部分的,而不是“选举”那一部分。

外国记者采访苏联人:“为什么苏共总强调社会主义把人民放在最中心的位置?”
苏联人答:“因为这样从各个方向都能方便地剥削他们了。”

亚美尼亚广播电台问答:
“民主与社会主义民主的区别是什么?”
“其实看上去没啥区别,大概相当于椅子和电椅的区别吧。”

一个苏联老犹太人在莫斯科大街上大声朗读希伯来文,
不出所料的立刻招致警察的盘问:你为什么在这里说希伯来文?!
犹太老人说:我时日无多了,想先学习一下上帝在天堂里的语言
警察讥讽道:你怎么知道你一定会上天堂?
犹太老人回答到:如果上不了天堂就不用担心语言问题了,因为另一边儿一定是说俄文的。

一个老布尔什维克对另一个说:咱们老了,应该是等不到共产主义了,而我们的孩子们……
唉,他们真可怜。

美国记者问:共产主义社会里有偷窃行为吗?
苏联人民答:应该不会有了,因为在社会主义阶段里就已经偷光了。

捷克人先是建造一个东西,然后把剩下的偷光;
而苏联人先层层盘剥的差不多了,然后用余下来的建造。

问:为什么列宁穿皮鞋,而斯大林穿靴子?
答:列宁时代俄罗斯只脏到脚踝……

一个外国游客在莫斯科拥挤的公共汽车上问:在车上和我们挤在一起的都是什么人?
苏联导游答:都是人民,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突然一阵警笛,几部豪华的轿车在摩托警的开道下飞快的超过了公共汽车,
外国游客好奇的问:“而这些超过我们的又是什么人?”
苏联导游答:哦,那些是人民的仆人。

亚美尼亚广播电台问答:
“还存在个人崇拜吗?”
“崇拜还有,个人已经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