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最近美国新闻,并经过小编接近罗玉凤的在纽约的朋友处获悉,进入2018年后的凤姐办好了两件大事:拿到绿卡、领取结婚证。这两件事,从她到美国开始,总共花了10年时间。

我在中国时,是一个丑陋和反面的形象。凤姐曾经这么自我介绍:我是罗玉凤,也是你们口中的凤姐,我是一只在晨光中招摇过市的刺猬。

绿卡、结婚,弹指10年看凤姐。正如凤姐在她文章《求鼓励,求祝福》中所说,不要认命。文章写了她作为社会最底层劳动人民,不愿意认命、改变命运的过程。有兴趣的人可以找来看看。
文章开篇凤姐就说到,她的妈妈从小就告诉她: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不错,凤姐出生在重庆的农村,家里非常贫穷,父母对她的期望是当一个乡村教师。

假设,凤姐认命,现在的她会怎么样?应该会是默默无闻的在这样的山沟里,生几个娃娃,重复父母的生活。投胎是个技术活,凤姐的技术显然不好。如同千千万万的底层人民一样,沉默地出生,沉默地生活,沉默地死
(展开全部)

说正经的啊,和你想的这些都没关系,你再好好想一下,会不会是你的家世背景或者个人能力、长相啥的有问题。

曾几何时,我自认性格温和, 学识不错,不抽烟,不喝酒,不去夜店, 这样的好男人,应该挺抢手的。 在社会上混了几年我才明白,我这样的男人注定是备胎。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问我和你爸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我和你妈妈同时……” “闭嘴!我和吴彦祖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