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ofwoo的哈哈(146)

同为追求个人意志及价值体现的行为,在失意文人身上叫做酸,而在知名文化工作者身上则称之为浪漫。

朋友是某企业负责人,一天上洗手间,发现厕所地面有些脏,而我朋友看到清洁工正在其他地方忙得不可开交,而自己当时比较空闲,就拿起旁边的清洁工具把地面打扫干净了,不久之后圈子里就传出某CEO有怪癖,工作之余喜欢打扫厕所的流言。不知大家对此事有何看法,认为我朋友做得对的请点左,持不同意见的请点右。

一天同事A通过饿了么网订了一份外卖,送到单位后一打开,香气扑鼻,旁边的另一个同事B探过头来问道:“这么好吃,你从哪儿买的”,同事A回答道:“饿了么”,B同事说:“我不饿,我不吃你的,我就问问从哪儿买的”,同事A再次答道:“饿了么”,B“......”

从前有甲乙两家人,世代为邻,尽管相互不对付,但是表面上还说得过去,直到有一天乙家买了一台望远镜,情况就急剧恶化了,以下是两家的对话:
甲:“你没事买个望远镜瞅啥瞅”
乙:“我买来看我二叔有没有偷我家苞米,关你啥事”
甲:“你也看到我家了”
乙:“你在家别脱裤子就可以了”
甲:“这是我家,我脱不脱裤子关你*事”
乙:“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呀,要不是我家拿点针线活给你老婆做,你连饭都吃不起”
甲:“我还就不做你家的活路了,吉利婶,兰西仔,意志伯和毛子哥有的是活给我干,包括卖望远镜给你的大利坚都有很多私活要求着我”
乙:“有话好商量嘛,你别走呀,喂喂喂......”

调戏骗子新招式:
骗子:“请问你是***吗,我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
小明:“你是警察吗。”
骗子:“是的,你的银行账户涉嫌商务诈骗,我们要按程序询问你一些问题”
小明:“你真的是警察吗。”
骗子:“没错。”
小明:“我没读过什么书,你可不要骗我”
骗子:“我就是警察”
小明:“太好了,我迷路了,我要报警。”
骗子:“......”

我的富二代朋友,个人能力很不错,其父母在他工作后就要给他买套房(价值300万),但他一直秉承不靠父母,不欠银行的信念,工作十年后终于买下了当时父母准备买给他的(房价值2000万),直到现在我依然非常佩服且尊敬他。

现在有很多愤青到处打砸日本车,美其名曰为爱国行为,我在想,如果这批人回到抗战期间,他们肯定也会“义无反顾”地抢夺八路军手中的三八大盖、歪把子机枪,毁之而后快。

一个朋友给我说,当年穷的时候,认为很多女人都很虚荣,因为觉得她们都找有钱的去了,但事业有成之后,感觉更是如此,因为她们真的找上门来了。

王宝强离婚一事是给广大痴男怨女敲响了一记警钟,完全建立在金钱与利益层面上的婚姻都是可鄙且难以圆满的。

利益既得阶层都会非常认可现有社会体制,并非是承认其优越性,而是赞赏其恶劣的创业及发展条件,避免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过上和他们一样引以为荣的体面生活。

通常人生会产生两个瓶颈,分别是:
当自己还是sb的时候,却认为自己很牛b,什么事都敢做;
当自己比较牛b的时候,却认为自己是sb,什么事都不敢做。

智能大屏手机最大对于时尚界最大的贡献就是掀起了复古风,成功地使大家从无线通讯时代不自觉地回到了有线电话时代(手机经常插着充电线)。

成功者与屌丝的一个重要思维差异在于,成功者生怕身边与其相处的人不成功,屌丝害怕身边的人成功。

为什么我们留给外人的都是陆毅、贾乃亮、胡歌一般的印象,而在家人眼里我们却是是陈佩斯、刘能和包贝尔一样的德性,也许这就是成功吧。

记得和前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条件不好,憧憬着如果有套属于自己的小房和一辆帕萨特就是世间最美好的日子,现在住着高级公寓,外出有大奔接送,妻子还认为我像欠了她什么似的,动不动就摆脸色,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一天一个妇人跑到大师面前诉苦:“我减肥减下了十斤,我丈夫居然对此毫无反应,一点都不在乎。”大师顺手捡起一块石子扔进水池里,水面激起一阵水花后,水池又归于平静,恢复原样。妇人若有所思地说道:“您这是在告诉我,夫妻间的默契就如同石落止水般的波澜不惊,无需言明。”大师横目一竖,厉声斥道:“这池子是你,这石头就是那十斤肉,你身上有没有那十斤肉,都是一个屌样。”

当我没朋友时,他说我孤僻,当我和朋友聚会时,他说我贪玩;当我不想出去旅行时,他说我没情趣,当我呆在普吉岛沙滩晒太阳时,他说我显摆;当我做点实业赚钱,他说我没创意,当我通过概念盈利时,他说我是暴发户,大家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老板们,不必顾忌自己与下属之间的恋情,只要你单身,够优秀,钱财来得够干净。

同学会上,一堆牛人,这个不是公司总裁,那个就是市长女婿,席间各种言语炫耀自不多表,宴散后诸人各回各家,最后都聚到同一个车站等公交,现在中国的精英阶层环保意识不禁令人暗挑大拇指。

十五年前,每个月的工资只能在北京三环内买1平米的房,觉得前途渺茫,充满莫名的焦虑,现在每个月的工资还是只能在北京三环内买1平米的房,却觉得自己似乎事业有成,锦绣无限,不知牛个啥,人真是太容易被周边的世界同化了,太容易安于现状了,似乎有点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