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一个人的哈哈(26)

以前说PS指的是Photoshop,现在一般指的是美图秀秀之类的,家里电脑装有Photoshop的大概不会超过20%吧,会用的估计更少,相比那些专业的PS软件,对要求不高的人来说还是看图王这种看图软件更合适。

这条笑话被鄙视没了

哈哈里的禁词能不能出个提示啊,都这么多年了,对这有意见的都不止一次了吧,居然半点都没改变,哪怕是把禁词自动改成‘**’字样都好过让人一个个字去猜,尼玛这又不是综艺节目,‘导 弹’这么常见词也就算了,像‘太 安’这又是什么东西啊,如果不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去试,谁会想到这词也是禁词,都2018了,哈哈难道就这样混着等死吗?

A: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儿子是父亲上辈子的债主,所以我借你的钱不用担心还不上,大不了等下辈子你当我儿子的时候连本带息一起还了。
B:那你能说说为什么你都已经包养了三个情人,最近还要准备再包一个?
A:放心好了,我这是在提前投资,国家都开放二胎了,我下辈子就能多生女儿,这样就有钱养儿子了。

这个2015年顺丰同志发的贴子,剑侠2015年推荐的,可现在都差不多2018了,顺丰同志和剑侠同志都在哈哈失联好长时间了,居然会出现在右边推荐栏,细思极恐。

某天,正在上小学四年级的女儿要我教她写作文,从小最怕写作文的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教,想起女儿的语文老师是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小年轻,于是翻箱倒柜的在某个角落找到了我当年上小学时学校发的课外阅读,随便找了篇给女儿让她自己照着写。第二天女儿放学回家跟我哭诉,老师说她的作文是抄,被罚重写,便给语文老师打电话问怎么知道是抄的,电话那头轻轻的回了句:“其实那篇作文是我妈当年参加小学作文竞赛时写的。”

今天上网看小说,居然发现作者是任贤齐的粉丝,回想当年还在上学的时候就经常被广播里任贤齐的歌洗脑,神曲《心太软》洗脑度一点都不比《小苹果》差。如果不是因为他突然去演杨过,楚留香,令狐冲,把自己的形象给毁得跟摄影大师陈老师似的,估计我也会成为他的粉,毕竟当时还年轻,没想太多。然后手一贱百度了一下他,结果看到他后来还拍了那么多烂片,但更多的是有人拿他跟周杰伦比,如果说比红火,当年任贤齐最红的时候绝对比周杰伦最红的时候火,可惜他点错了技能点,自己把自己给毁了。

其实这应该是给卫校做广告的,就那句‘你们卫校的小姑娘一个个长得怪漂亮’。

这条笑话被鄙视没了

第一次发图居然被删了,真是失败啊,这让我想起了在网上第一次看到黄图的情景,保证没几个人相信。那时ADSL刚普通,只有512k和1M两种选择,有个朋友在电信上班,接了个活帮人装宽带,结果给我打电话说上不了网,让我去帮忙看看。到了那地方,是在人家卧室里,电话线,路由器什么的都接好了,电脑装的是瘟到死98,叉屁当时还没出。在那忙了半个多小时,重装了网卡驱动,想试试能上网不,当时QQ还没流行,百度和360就更没影子,正不知上哪个网站,正好外面电视机正在播午间新闻,于是我就在IE网址上打入:三达不溜点吸吸踢V点康姆,回车,然后网页打开,在屏幕右边占了1/6屏面,一个红果果的美女,正坐在桌面上打开美腿正在用黄瓜,标题:好想代替那根黄瓜!!!
还有谁第一次在网上看黄图能这么精彩的。